English
简体   |   繁体   |   English   |   网站无障碍
English


彭云章,1922年出生,1948年12月入党,国家税务总局沈阳市税务局副处级离休干部。


我出生在辽宁省营口市一个贫苦家庭,父亲在码头扛活,母亲是家庭妇女,儿时缺吃少穿,生活过得很窘迫。读了六年小学后,我就到外面打零工挣钱了。亲眼目睹了日本人烧杀掳掠的场景,也见到过国民党作威作福,欺压百姓的恶行。1947年,我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军队,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。

那时家里的日子十分艰难,我上有年迈的老母亲,下有两个年幼的孩子,大儿子三岁,小儿子刚满月。国民党兵三天两头到家里要人要物,把家里的粮食和几只下蛋的母鸡都抢走了。我参军后,妻子只好带着母亲和儿子逃难,因为无力携带一家老小,途中把小儿子送了人。

沈阳解放以后,我随部队南下,在黑山县姜家屯遇到一位逃难的老乡,他告诉我,几天前看见我妻子带着母亲和儿子在黑山讨饭,我心里很难受,眼泪止不住地流。部队领导询问情况后,给我批了假,又给我揣上钱,让我赶紧去找他们,还给当地县政府写了一封求助信,请其帮忙寻找安置。我在黑山县从早到晚找了一整天也没找到家人。部队要出发了,领导询问我要不要留下来,尽管心如刀割,我还是咬咬牙说:“不留了,相信政府会帮我寻找的,既然不能尽孝,那就尽忠吧!等国家解放了,我的小家也一定会团圆!”

凭着对党的一腔赤诚,我全身心投入战斗,在部队里迅速成长起来。1948年12月24日,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后来又升任连指导员。我随部队从长春一路南下,参加了辽沈战役的解放长春、解放沈阳、辽西会战,参加了平津战役的解放天津,参加了渡江战役等,和战友们一起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、浴血奋战,亲眼看到许多战友倒在血泊中,再也没有站起来。我强忍悲痛,相信一定会有彻底胜利的一天。解放战争胜利后,我几经辗转,终于找到了失散的老母、妻儿及送养的儿子,一家人得以团聚。

1973年,我被分配到税务局,成为一名税务干部。虽然身份变了,岗位变了,但我对党、对国家、对人民的忠诚没有变。在人事岗位上,我不辞辛苦外调、政审,按照党的要求和组织原则,严把组织人事关;在办公室岗位上,我竭尽全力做好采购、车辆、食堂、物资管理等工作,不贪不占、井井有条,没有出过任何差错。

20世纪七八十年代,职工工资普遍比较低,涨一级工资不容易,我总是把涨工资的机会让给生活有困难的同事。我常想,那么多朝夕相处的战友都在战场上献出了生命,而我幸运地活了下来,过上了幸福的生活,我还有什么奢求的呢?唯有更加努力地工作、更加忘我地奉献,才能告慰战友们的英灵,才能对得起党的恩情!

到了离休年纪,我对工作恋恋不舍。市局领导找到我,交给我一项任务——为市局种花。我欣然答应,那一年,我把家里养的花全部搬到了市局院里,自己掏钱买花、买花盆,每天挪盆、施肥、浇花,忙得不亦乐乎。组织上要给我报销买花的钱,我拒绝了,我觉得,让我来种花,是组织信任我,我不要钱。看着市局办公室、院子里都摆满了鲜花,领导、同志们纷纷夸赞,市局还荣获了当年的“沈阳市花园单位”称号,我心里乐开了花。

天有不测风云,1993年我得了脑梗,半身不遂。刚开始我有点想不开、失去了生活的勇气。税务局的领导和同志们经常来开导我、安慰我,家人也精心地照顾我,我逐渐恢复了生活的希望。我想,我为国家做的很少,而党和国家给了我太多太多,我要好好活着,见证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。

我今年虚岁已经100岁了,作为一名老党员、老战士、老税务人,我跟着党一步步走过来,是党的培养让我从一个穷孩子成长为对国家、对社会有用的人,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好政策让我战胜了病魔,重新站了起来,我非常感恩。

责任编辑:藏可为
           访问统计| 网站管理 |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国家税务总局 网站标识码:bm29000002
京ICP备13021685号-2京公网安备 11040102700073号
主办单位:国家税务总局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枣林前街68号

版权所有:国家税务总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