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简体   |   繁体   |   English   |   网站无障碍
English

周毛汝,1934年出生,1954年8月入党。退休前任原武穴市地税局副局长。

1952年7月26日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。为了响应“保家卫国、抗美援朝”的号召,我光荣加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。同年10月初,我随部队跨过鸭绿江到达朝鲜。1953年3月上旬,我们团接到上级命令,开赴前线,到达三八线附近的三九一高地。前一天,连长慷慨激昂地为我们讲述了邱少云同志的英雄事迹,号召我们向邱少云同志学习。那一刻,我深受震撼,下定了视死如归、为祖国为人民奉献一切的决心。

血战金化“40号”高地时,我所在的团部顶着敌军雨点般的枪弹,发起多轮冲锋,虽然美国军队的武器装备先进,可我和战友一点儿都不怕,利用坑道掩体与敌人展开周旋。战斗从下午3时一直持续到午夜,直至把敌人全部消灭。当时战况非常惨烈,我们的子弹打光了,伤亡惨重,我的大胯也被子弹击中。我带着伤孤身一人把断腿的贵州战友小赵拖回后方营地。拂晓时,巡防的战士发现了我俩,我告诉巡防战士,“40号”高地上可能还有活着的战友,后来,部队又从高地上救回了7名战友。

当天晚上,我与小赵等9名伤员被送回国,住进了大连人民医院。住院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营部教导员来医院慰问探望我们,给我送来了荣立“三等功”的喜报。5月下旬,我恢复健康出院,又回到朝鲜所在部队。

1954年八一建军节那天,我在朝鲜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不久,国家授予了我少尉军衔。1956年回国后,我被选送到重庆步兵学校、第二步兵预备学校进修。

1959年10月,接到中央军委命令,我随部队奔赴西藏参加平叛,投入到平息叛乱、百万农奴解放运动中。从拉萨到中尼边界,从雅鲁藏布江河谷到喜马拉雅山北坡,我走遍了西藏雪域高原,卫国戍边守疆17年。

1976年,转业回到老家湖北省广济县,我放弃了机关工作的机会,向党组织请缨回农村工作,去乡下担任官桥变电站站长。那时候,变电站条件很艰苦,人员、物资紧缺,周边乡村汛期内涝严重。上任之后,我带领变电站工作人员从排除内涝隐患入手,科学调度管理,开源节流,有效缓解了下游太白湖防汛压力及农渔业生产用水压力,赢得了地方领导和群众的充分肯定,官桥变电站也成了全国农业学大寨先进典型。

后来,县里安排我去广济化肥厂当厂长。当时厂里效益不好,我就跟职工同吃同住,钻研技术提高化肥质量,连续3个月没回过家。老天不负苦心人,经过3年奋战,我带领职工,让濒临破产的小化肥厂扭亏为盈,向国家上缴利润过百万元,拉动了就业,培植壮大了税源。

1983年,我进入税务系统工作。当时为发展壮大国营经济、乡镇企业,财税系统开展“学大庆、学大寨”活动。我是从企业摸爬滚打过来的,知道企业发展的难处,所以我从政策和服务入手,牵头政策管理部门,按行业组织开展财务人员培训班,辅导企业规范财务核算、精细成本管理。每年开展纳税诚信评比活动,送奖状、送政策、聘讲师,引导企业规范财务管理,做大做强。同时,我主张推行“驻厂员”制度,通过税务干部进驻企业、落实优惠政策,为企业减税费、降成本,办实事、解难题,我成为当地中小企业信赖有加的“编外厂长”。当年我在驻厂期间,帮助武穴动力机厂利用节省的资金开辟了一条新的生产线,被命名为“税务政策扶持生产线”。

我常常想,我是经过战争炮火洗礼的共产党员,一个穷孩子能有今天,都是党的培养。唯有用心为党做事,才能不负党的恩情。后来,我负责单位人事、行政工作。我一方面抓学习、抓培训,推行机关晨读、干部夜校制度,推动创建了“梅川财税学校”和“两路财税学校”;另一方面,我始终坚持以身作则、严明纪律,在人事管理上不徇私情、公平公正。困难职工龚玉珍体弱多病,两个儿子常年在基层农村分局工作,为方便照顾其起居,我力排众议,让其大儿子竞争上岗,到城区分局工作。而我自己的儿子从1991年至今,一直在农村财政所工作,有人说我太耿直太傻,我却不认同,我不能用党交给我的权力给自己的孩子谋特权。

退休后,市局领导让我担任武穴市税务局离退休干部党支部书记,我欣然答应,一干就是10多年。我健全离退休干部党支部组织,定期开展主题党日活动,创建税务局老年门球队、书法协会、空竹竞技队,在各类比赛中屡获好成绩,丰富了税务系统离退休干部的晚年生活。

我今年87岁了,从18岁参军开始,就始终跟着党走。我会尽我所能,继续多做对党的事业、对税收事业有益的事情。

责任编辑:金雪竹
           访问统计| 网站管理 |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国家税务总局 网站标识码:bm29000002
京ICP备13021685号-2京公网安备 11040102700073号
主办单位:国家税务总局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枣林前街68号

版权所有:国家税务总局